人才如茵 络络如石
来源: | 作者:苏州茵络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 发布时间: 2016-04-20 | 854 次浏览 | 分享到:

“‘Do a good job, talk a lot about it’即做好事情,多交流。这句话是我的博士导师,哈佛大学锁志刚教授的名言,也成为我坚守至今的信念,我们不仅要埋头苦干,还要让大家知道自己所做事情的意义。”
1991年,龚霄雁远赴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进行博士及博士后的学习,头脑风暴式的交流和开发的管理方法让他学会了在公开讨论中及时得出最佳方案。他先后担任瑞士跨国企业苏尔寿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分公司的高级设计分析师、美国强生公司首席工程师,在高强压、快节奏的工作模式中,他积攒下的经验不亚于许多工程师一辈子的成果。

2013年,龚霄雁回国创办茵络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全身心投入到外周血管支架及外周介入新产品的研发与产业化工作。他坦言,“周边血管支架在我国属于新兴血管外科的介入治疗手段,虽然时下血管外科并未覆盖至所有的医院.



在血管中搭建“抗疲劳桥梁”   

当血管变得狭窄或闭塞时,医生可以为患者植入支架,支撑血管,解除这种状况。理想的外周血管内支架应该具有一定的支撑强度、抗拉强度及韧性,同时具备抗凝血活性。目前,外周血管支架最大的挑战是疲劳断裂,据相关报道,强生、雅培、美敦力等医疗巨头都在致力解决支架疲劳断裂的问题。2000年,强生率先推出的外周动脉支架受到了临床医生的欢迎,相关技术很快推广,只要是能使用的血管部位都开始使用。但是,临床上发现支架用于下肢时断裂率比较高,当时强生公司认为“机械断裂和临床并发症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可是作为机械工程师的龚霄雁一直认为这个问题在技术上是可以解决的。

龚霄雁带领团队成功利用无缝编织创造出抗疲劳支架系统,克服了现有的周边血管支架两端径向力弱、人体内疲劳强度差的致命缺点。新型支架根据病人的血管要求来个性化完成,“周边血管个性化抗疲劳支架系统是一个支架系统,特点在于支架的顺应性可以适应不同病人的病变结构,支撑牢固。最大的优势在于支架抗疲劳的良好性能。我们设计的血管与人体血管的力学性质相近,能较快适应机体的需求。”龚霄雁介绍,该产品已成功申请到14个专利,获得被誉为设计界的奥斯卡奖——德国红点奖。

国内发展血管内支架技术的时间并不算长,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血管造影技术的发展与完善,我国才逐步开展了血管内治疗技术。到了90年代初期,我国的医务工作先驱们逐步开展了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术、外周血管支架植入术,随后神经介入领域逐步开展了经皮穿刺球囊扩张成形术。至本世纪初,又逐步开展了颅外脑血管支架植入术。龚博士认为,“以前外周血管不被重视在于其针对的病症并不致命,更多的是影响病人的生活质量。近年来,研究发现,下周血管的阻塞与心脏病的突发有着直接的联系,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对支架的需求也越来越大,现在国家也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并逐步与国际接轨。”

由于我国研究支架的技术起步较晚,与国外的发展还存有较大的差距,龚霄雁指出,我们主要落后的还是工艺,很多厂家有非常棒的设计,但运用于实际生产中还有非常大的困难,“我们也花了大量的时间解决工艺的问题,这一过程中,树立认真科学的态度是前提,培养和相信团队成员。工艺不是做实验,而是要求任何一个人做出的每一样产品必须一致,落实到每一位工程师时,采取数据公开的做法,并要求大家诚实与共,错就是错,对就对,说一不二。通过反复的实验,不断的优化技术,最终生产出符合市场需求的合格产品品。”他还表示,十分关注3D打印技术,麻省理工学院的师弟赵选贺教授到访公司时也提到过纳米3D打印机,公司也有与世界领先的技术机构合作的打算,不久将有相应的投入。


“做好事情,多交流”



1991年,龚霄雁远赴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进行博士及博士后的学习,在采访中他感慨,对自己启发最大的是博士导师锁志刚教授。“做好事情,多交流,这是老师常说的一句话,也一直留存在我心中。在美国,所有的研发都是公开讨论进行,有句名言是:没有问题是愚蠢的问题,公开讨论的好处在于集思广益,很多时候不因个人的想法而定论,而是将问题先提出来,大家共同讨论、得出最佳解决途径。在国外的交流比较彻底,但在国内提问题干扰较多,这是我感受落差较大的一点。回国后,仍坚持运用头脑风暴的方式进行问题的商讨,也会专门请外行对项目进行评价。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内行视角较为局限,与其他专业的人进行思想的碰撞,可能会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1998年,还在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做博士后的龚霄雁接到猎头的电话,邀请他担任著名的瑞士跨国企业苏尔寿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分公司的高级设计分析师。这是龚霄雁的第一份工作,他发现,与做科研最大的不同是,在企业里常常需要在确定的时间节点给出最好的方案。“我的岗位是独一无二的,因此没有经验可以借鉴,逼着我去学习了很多东西,刚开始的半年,我相当于又攻读了一个博士学位,因为高级设计分析师等同于公司的技术顾问,所有技术相关的问题都要得以解决,当时的压力非常大,但所收获的经验对日后的研发起着重要作用。”


很快,美国强生公司向他抛出了橄榄枝。进入强生旗下力学与材料研究中心部门,Nitinol Devices and Components,龚霄雁有很多的机会支持其他的项目,接触了包括绷带、骨科等各种各样的医疗器械产品,“当对方有需求时,我们便会以专家,项目经理或兼项目经理的身份去解决问题。这一职位上的挑战在行业中非常罕见,但成长非常快。后来,我代表强生出任技术标准委员会专家顾问。出席了很多国际会议,与世界上不同专业的专家商讨行业标准问题,经常是通宵忙碌,坐飞机时完成报告,下飞机就开始演示和讲解。”据了解,龚霄雁用3年的时间做了大量的试验来评估和预测镍钛合金的疲劳问题,制定的标准至今依然是ISO的行业标准;他还参与了强生旗下所有镍钛合金和其它传统生物兼容性金属为主体的医用植入体从研发到商业化的过程。借用他的一句话:这几年下来的经历相当于某些工程师一辈子的职业积累。


人才如茵 络络如石

2013年,带着技术与丰厚的科研及管理经验,龚霄雁回国创办苏州茵络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彼时,他早已离开强生,在美国成立自己的咨询公司,绿卡、事业俱全,令人艳羡,为何选择回国创业?在采访中,他回答到,“最主要受到中国庞大的客户群以及市场的呼唤,我国医疗器械领域与世界的发展存有较大的距离,随着人们购买力的提高,这一行业的发展牵动着国计民生的脉搏,我也希望能尽快改善现状,缩小差距。”
公司一直贯穿“以人为本”的理念,初创时名为“英络”,意在网络天下英雄,招纳有识之士。后来,龚霄雁及其团队认为,公司的发展不仅是英雄的力量,而要靠茵茵人才的努力,故改为现在的“茵络”,希望培养各式各样的人才,发挥不同的作用。

依托号称“东方的威尼斯”的苏州,截止2015年10月,公司已投、融资3700万元人民币, 茵络的目标是投产5年后,立足中国市场,并占有欧美市场最少10%的份额。在市场的窗口期,龚霄雁透露,“还会有一些变化,因为医疗器械的针对性与技术含量越来越高,所以只能从单纯的销售转化为技术培训,加强与医生的交流,通过医生的反馈指导产品的生产,以培训的方式进行销售。国内市场有很大的短缺在于对病人的教育,病人在选择支架与治疗方式上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这项工作与医生团体一起开展,双方应开诚布公,对患者不能施以强制性的销售,支架最主要的造福于患者而不是强买强卖。在信息化时代,如果产品技术过硬,不怕卖不出去。为扩大市场的认知度,相应的网页已经开始变革,具体介绍支架针对的病情、病况,使患者可通过信息渠道了解更多的知识。”相比美国龙头企业强生与雅培,龚霄雁表示,“他们现在所生产的支架大部分都为激光切割,外周特别是在下肢结构中断裂时有发生,而断裂可直接引发临床病症,我们的抗疲劳支架在这一方面优势较为明显,与国外竞争还在于我们的产品的性能和质量要符合他们的标准,茵络正在努力中,相信有朝一日能打入国外市场。”


事业上征战沙场,龚霄雁还是一个有趣的人,在采访中,他向记者提及,有较多的个人爱好,“当遇到不顺时,我通常喜欢与他人交流,至今还与博士导师保持联系。闲余之时,我也喜欢亲自去现场听听音乐。在体育方面,曾拿过北美的桥牌冠军,现在也是桥牌大师,足球、网球也是我的热爱。”当记者问起,比较支持哪支足球队时,他笑言,最喜欢美国队。“当美国队与中国队踢球时,我比较纠结到底支持哪一队,我的朋友开玩笑说为好的足球队加油!喜欢美国队在于无论竞争对手的强弱,他们都会尽心尽力的完成比赛,不管比分落后还是领先,他们都能全心全意的进行下去,正是美国队的这种精神面貌,让我觉得他们十分有活力。桥牌和足球也让我明白团队成员合作、保持纪律的重要性,个人竞技项目如网球、骑行体现坚持与毅力的品质,这也运用于企业的管理中。”



龚霄雁,第十二批创业“千人计划”专家、苏州茵络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创始人。